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我叫薛礼薛仁贵 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酒席开,薛仁贵发现不见了银环,就马上带人跟了出去,银环回到柳家,好不容易才见得了柳夫人,向她说出一切,柳夫人不太相信薛仁贵做了大官。一个知府来找柳父,柳父恭敬出迎,知府说是有王爷要来探望,柳父奇怪自己没有王亲国戚,银环说那就是薛仁贵,柳父大骂银环不来借钱已经可以,还吹薛仁贵做了王爷,这时薛仁贵刚好来到,知府向他下跪,柳父逼于无奈要下跪时,薛仁贵上前接住,首先下跪,拜过丈人,柳父立时脚软,终于一家团圆。酒宴上,薛仁贵拿王茂生的酒来庆祝,知是清水,但他也不管是酒是水,全数饮下;薛仁贵在大将军府每天教金莲学武,一家乐也融融,周青拜祭父母,遗憾没本事带灵采儿回来,灵采儿仍是忠心不二,在庵堂侍奉昭阳公主左右。三年后,李世民病重,正式传位给李治,托孤给长孙无忌、李道宗、诸遂良,也说出当日无故贬徐懋功去叠州,实则在试探他有否谋反之心,现在证明可以重用。李世民怕李道宗日后遭人暗算,遂赐予他“不能到李府查案,没有绑李道宗的绳,杀李道宗的刀。”李道宗感激流涕,李世民死后,张美人与张仁齐向李道宗献出一个向薛仁贵报仇的妙计,但先要得一道圣旨。李道宗诈称要回老家,骗得李治一道圣旨,张美人要张仁依计而行;张仁假扮钦差宣旨,来到绛州,请薛仁贵马上入京面圣,薛仁贵随张仁来到长安,不料遇上早已等候多时的李道宗。李道宗请他过府作客,李道宗大排筵席,张美人叫翠云郡主敬陪席间,翠云郡主尊敬薛仁贵为人,不知其中有诈,不断劝酒,薛仁贵喝过酒后,不久醉倒。

    张美人想利用翠云郡主嫁祸薛仁贵强奸之罪,张仁等合力把薛仁贵抬到郡主卧房中,郡主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越想越生气,终于撞死八仙桌下,张美人将计就计,将尸体与薛仁贵同床,来个死无对证。李治痛爱这位堂御妹,大怒指薛仁贵只不过做了三年平辽王就为所欲为,怀玉与罗通快马赶往刑场,途中遇上程咬金,三人同往刑场,暂时阻止了行刑。程咬金去求李治放过薛仁贵,李治还是不从,程咬金欲延期,从八十年求到八十天也不被答应,利用假死才得到薛仁贵多活一百天,但仍觉得只有写信给尉迟恭与徐懋功让他们赶回来,才能救得薛仁贵。张仁通知李道宗,薛仁贵的死期得延,李道宗要去大牢看守;银环得报知薛仁贵在长安出事,与王茂生商讨如何解决;李道宗正襟危坐,守在大牢前,不让别人给薛仁贵治病和送饭。怀玉与众人讨论,秦英想给大人献计,被怀玉把他轰走;金莲见银环情绪有异,问过来由,金莲主张召来六家御总兵救父。秦英与御书房帮的孩子们合计,把李道宗打了一顿,见李道宗走后,拿饭菜托人交给薛仁贵,秦英害怕李道宗会对怀玉不利,先下手为强,把自己打伤,编了个故事欺骗母亲。怀玉不相信秦英,与静罗公主吵了起来;静罗公主带着秦英来找皇后与李治,皇后看见也深为秦英抱不平,李道宗一大早击鼓鸣冤,指秦英殴打他,但李治说李道宗现在已经是被告。

    秦英上殿与李道宗对质,秦英解开纱布,承认打过李道宗,但却指李道宗假传圣旨,不准许给薛仁贵送饭,还说未闻有例可把监犯饿死,李治就算过此事;众人齐赞秦英聪明,程咬金骂徐茂公不能回来,再派人往找尉迟恭。张美人猜出程咬会动员满朝文武百官去跪求李治,叫李道宗后发先至;李道宗奏明圣上,为了阻止大臣们前来胡闹,求李治颁他一道圣旨及赐尚方宝剑一把;程咬金带着文武百官上殿求情,李道宗宣旨,说任何上殿求情者,他手中的尚方宝剑定斩不饶。周青等六个御总兵接信,匆匆起程;灵采儿收到周青寄给昭阳公主的书信,昭阳公主不管尘缘世事,要把书信烧掉,灵采儿强行读信给公主听,昭阳公主稍触动了一下,继而又专心法事。银环、金莲和六家御总兵来到潼关,长孙丛没有留难他们,但要跟金莲比武,得胜才可过关,比武时,长孙丛故意让招,原来他也是想放他们一马,只是为了找个下台阶;周青领着其它兄弟来到长安城承天门下叫阵。李治误会六家御总兵联合起来造反,气上心头,亲自上城楼看个究竟。尉迟恭接到程咬金的来信,马上起程去长安,城楼上,周青与银环分别说出薛仁贵的冤情,但拿不出证据,金莲竟向李治叫阵,李治下旨盛彦出战。阵上金莲打伤了盛彦。程咬金劝李治回朝,程咬金出城,答应这事由他一力承担;尉迟恭赶至,看见六家御总兵的军队,他向银环表态,力保薛仁贵。周青接得灵采儿的来信,不信昭阳公主真的那么绝情,偷偷离开。尉迟恭回忆,师父曾对他说过:“鞭在马在人就在”尉迟恭抱马痛哭,尉迟恭向黑白双氏说出师父的意思,黑白双氏劝他别太迷信;周青向灵采儿说,想出了一个办法试探昭阳公主;程咬金说李道宗有圣旨在手,求情者先斩后奏;尉迟恭不理,硬要上朝,李道宗阻止,尉迟恭一拳打掉李道宗一只门牙,李道宗向李治投诉,程咬金说是李道宗自己跌倒所致。

    尉迟恭为薛仁贵求情,李治拒奏,尉迟恭说起薛仁贵东征的功劳,李治还是不从,尉迟恭提鞭要打李治;李治逃到紫禁门,尉迟恭用鞭打门,不料鞭子断去,尉迟恭又想起师父之言,知道自己死期已到,一怒撞死在紫禁门前;李道宗闻得尉迟恭去世,非常开心,张美人觉得他们不会放弃营救薛仁贵,要密切监控他们的行动。灵采儿带着假骨灰回来,说薛仁贵已死,昭阳公主压抑着情绪,灵采儿将骨灰放在庵前大殿;宝林、宝庆来找黑白双氏,说出父亲已死的惨事,二人一听就怒不可竭,纷纷穿甲拿刀,说只要讨回公道;昭阳公主偷偷来到大殿,拿起假骨灰,声泪俱下;李治听到黑白双氏要杀进午门,黑白双氏要李治答应三件事,李治答应不来,在程咬金的劝阻下,薛仁贵的刑期再加一百日.周青突然走出,说那是假骨灰,只是想试探昭阳公主对薛仁贵的爱,昭阳公主终答应与他们一起想办法救薛仁贵;程咬金通知银环,指薛仁贵死期一再押后,同时还说出尉迟恭已去世;银环带着金莲和其它御总兵为尉迟恭超渡亡魂,同时安慰黑白双氏,周青买通了监狱头儿,让昭阳公主扮作狱卒,在牢内照顾薛仁贵。昭阳公主偷偷进入大牢,看到仍然未醒的薛仁贵,表示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救出爱郎;薛先图说出昭阳公主为薛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