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阿叶亲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p;“哦。”楚渊淡淡道:“倒没听人提及你大哥还有意中人。”

    阿叶对这事确实有些埋怨大哥,便道:“唔,他捂得紧呢。因为成念心里有少皇,他便举足不前。其实感情这事,有什么先来后到的,只要自己喜欢,就该去争取。水滴石穿,顽石点头,这世上的事情谁能说得准。”

    楚渊点点头,道:“你大哥是个谨慎之人,但男女之情,却不合适谨慎行事。”

    阿叶很认同夫君的观点,也道:“所以,我觉得大哥就不及二哥活的洒脱。虽说二哥常遭爹爹嫌弃,可他才叫真性情真男人。”

    楚渊最终能顺利娶回阿叶,说起来也少不了叶澜相助。楚渊不免为大舅子辩解道:“但叶澜毕竟是你家中长子嫡孙,家门之重,他不得不担。”

    “叶家祖训,子孙不得入仕。若大哥真顾及家门,便不该从政。那朝堂之上的勾心斗角,荣辱更迭,何等累人累心。人生短短不过百年,为何要搅合在那摊子烂泥里。”阿叶倒是没心没肺的据理力争。

    楚渊不由一笑,道:“你倒是看的通透。”

    阿叶进一步论证:“莫说我大哥,便是少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等尊荣。可他也还不是殚精极虑,步步小心,哪有我和二哥在花楼赌场日日深杯酒满,夜夜软玉温香来的快活。”

    楚渊侧头,“你怎么夜夜软玉温香?”

    阿叶一愣,回神赶紧道:“我就打个比方。”

    楚渊盯着她,一言不发。

    阿叶扛不住这气压,坦白道:“我男装模样挺讨姑娘喜欢的,喝高兴了,难免被她们搂搂抱抱。”

    楚渊嗤笑一声,难怪老丈人把阿叶交给自己时如释重负,只怕这丫头对她爹的刺激不比叶尊来的少。

    八卦归八卦,一番相谈,楚渊明白,阿叶对家人亲友是真的思念的紧了。只是这回冥国省亲不合适,若请叶家上下过来,这动静上官锦怕又会借此做些文章。况且叶澜的身份特殊,是否会来也真不好说。楚渊看着案几上的那尹成念的画像思忖了片刻,嘴角悄然浮起一丝笑意。

    楚渊说要出去办事,这一去便是数日,今天都是中秋了,阿叶在府中等的有些恹恹,连画画也无趣了,心不在焉看着厨房大婶在院中摆设赏月晚宴。

    正在此时,倒是有人敲门。阿叶喜出望外,不得大婶动身,便先跑去开了门。

    大门一开,叶尊就冲了进来。

    “二哥?!”阿叶惊讶道:“你怎么来了?”

    叶尊拍拍身上尘土,笑道:“楚渊派人给我送信,说是你想念我的紧,要我过来一起过中秋,这不,我就马不停蹄赶来了。”

    阿叶不曾想楚渊如此贴心,心里一甜。只是他把二哥都请来了,为何自己还迟迟不回来。

    叶尊倒不知小妹心思,拉着她一阵端详,笑道:“这大半年不见,茂茂倒是圆润了些。”

    阿叶白了一眼二哥,你才胖了呢!

    叶尊就是个大写的粗字,看了看空荡荡院子,又奇怪道:“楚渊呢?我这二舅子过来,他也不出来相迎,这么大架子?”

    阿叶倒不想着鲁莽的二哥又对楚渊再生怨念,便道:“他出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说着就拉着叶尊往里面走了。

    还没走几步,身后的门有被敲响了。叶尊一听,笑道:“哈,肯定是妹夫回来了,我去开门!”说罢,转身就喊着:“小子诶,爷爷来了。”风风火火跑去开门。

    阿叶忍俊不禁,这二哥,拳脚上占不了楚渊便宜,嘴巴倒是嚣张。

    大门哐当一开,叶尊像入定般,僵在了那里。

    半开的大门被叶尊身子挡着,阿叶看不到来人,便走了过去。

    “爹!娘!”阿叶惊喜难抑,推开石化的二哥便扑了上去。

    叶夫人抱着女儿喜泪满眶,叶族长一脸铁黑瞪着门边的叶尊,叶尊被父亲锋锐如刃的目光压迫得头也不敢抬,垂首缩在门边。

    阿叶拉着父母进了大厅坐下,一番嘘寒问暖之后阿叶自然也问起他们怎会忽然就来了。

    回答还是楚渊。早在数日前,他悄无声息出现在叶府,跟丈母娘和丈人汇报了阿叶的思家之情,邀请二老去戎州城与女儿共度中秋。阿叶是家中老幺,叶家心尖尖的宝,叶族长和夫人很快便在楚渊的人手护送下出发了。

    阿叶心里甜的不行,更是被小猫挠着般,盼着自家夫君赶紧回来。

    日薄西山之时,楚渊终于回来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身后竟然还跟着一脸忿忿的叶澜和成念。

    一大家子把一桌坐的满满当当,吃完正餐,一伙人又去小九颍河赏月到子时才回府安歇。

    楚渊沐浴洗漱完,回到床榻,刚躺下,他那只小猫就钻进了怀里。

    多日分别,他也想念得紧,吻着她,抱紧她……

    一番酣畅淋漓之后,小两口又抱在一起说话,阿叶自然问起他,如何把这一大家子都请回了戎州城。

    “岳父母和你二哥倒不难,我书信过去安排好人就行。”楚渊道。

    阿叶早看出大哥叶澜和成念进门时那怨怨眼神了,她小心探寻道:“那大哥和成念呢?他们身份比较特殊,肯一起来恐怕不易……”

    楚渊一脸淡定道:“所以,我就先绑了成念,引得你大哥一路追来。”

    阿叶一下抬头看向自家夫君,怪不得成念在入席前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她心里肯定怨怒我将这八卦都于你说了,大哥和她被这般戏耍,估计都得记到她身上了。

    楚渊仿佛看破她心思,拍拍她脸蛋道,“其实,我也是在帮你大哥。”

    “怎么帮?”阿叶来兴趣了。

    楚渊道:“能绑架诛心阁主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你大哥还敢冒险追来,足以证明他对成念用情之深了。男人嘛,敢做比敢说更好。”

    阿叶瞥了他一眼,却又想不出反驳的理,想想还是欣然接受了。

    渊叶.楚端端

    阿叶一直觉得楚渊是个高深莫测的人,无论是当年沙场的铁马金戈,或是朝堂的风云诡谲,甚至骗隔壁鱼家小子鸡吃时,他都能淡定从容的稳若泰山。所以,他握住她手腕给她画作题字,骤然一变的脸色让她非常意外。

    “怎么了?”阿叶问道。

    楚渊没有回答,脸上的慵懒之色全无,手指却搭紧了脉络。

    阿叶莫名有些不安,看着楚渊的专注的神色,又不敢多话。

    终于,楚渊平缓了神色,别有深意的看着她道:“阿叶,你觉得哪个字好?”

    阿叶不明就里,见他端着自己的手悬在半空,也不知哪根筋跳了一下,便道:“端字不错。”

    后来楚端端问她,为何要给自己起这个名,阿叶一脸愧疚道:“是觉得你爹长的特别端正好看,想来你也不差,就这么定下了。”

    楚端端点点头,觉得爹娘挺有先见之明的。

    楚端端其实长得确实漂亮好看,还在牙牙学语时,阿叶抱着去城里逛,一圈下来连东西都不用买了,全是七姑八婆送的各种东西。待能走路了,阿叶拉着他上街,身后也总跟着几个比他还大几岁的小女孩。阿叶之前觉得自己二哥叶尊女人缘很好,但后来跟自己儿子一比,还真不算什么。

    有一次,阿叶和楚渊躺着床榻闲聊,阿叶忽然问他:“楚渊,你觉得你儿子会相中什么样的姑娘?”

    楚渊沉吟了会,道:“应该也是不太靠谱的。”

    阿叶疑惑道:“为何?”

    楚渊淡淡道:“有其父必有其子。”

    阿叶狠狠磨了磨牙。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