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节引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下午一点,我离开派出所回到诊所。刚一进屋,田芳就笑脸相迎,帮我褪去黑色大衣。

    “师傅,您吃饭吧!”

    脱下大衣,我感到浑身轻松“田芳,你觉得师傅我人品如何?”

    田芳表情诧异“……您怎么了?”

    我未言语,来到后屋坐下,看向桌上的饭菜,田芳就坐在一旁。

    “您心里有事?”田芳问。

    我长舒一口气“你的私事我不应过问,但你来镇里的目的,让我感到疑惑。”

    田芳解释“我只是喜欢这里,跟您学医实属机缘巧合,真的没什么!”

    “不过,我听袁敏说,前天夜里你交给傅小慧一张纸。而昨夜,她却死在车站的厕所。之后,警方从她身上搜到一张纸,我看过,是一服治疗消渴症的药方。”我又说“我深知,张若男有消渴病,而且她是你的朋友。我想知道,你给傅小慧的纸是不是药方?还有,你是否受张若男之托,把纸条交给了小慧,你说吧。”

    “我——”一到关键时刻,她又流泪,缄口不语。

    ……

    ……

    下午五点,诊所关门。我刚刚坐下,座机电话却响起。

    我接通电话“我是侯大夫。”

    “您晚上有空吗?”

    “你是马统!”听口音,我认出他。

    “没错。”

    “您找我干吗?”我问。

    “晚上八点,我来接您。这件事,您一定很有兴趣,再见。”

    “等等、等——”我话音未落,马统已挂断电话。

    这一刻,我坐着愣住。随即,闭上眼慢慢回忆,突然,我想起今天中午,马统向我说起胡女士与田芳之事。我认为,他言外之意与此事有关!

    两小时过去,窗外已大黑。正在我担心马统失言之际,窗外却出现亮光。同时,汽车发动机声也一并而至。

    片刻,诊所之门被推开,进来一人正是马统。

    “呵呵,侯大夫,走吧?”马统微笑,丰满的腮帮子挤没了眼睛。

    “是去后山坟地吗?”我问。

    马统点头“没错。”又强调“我让您去还另有目的。”

    “哦!什么目的?”我好奇。

    “您要小心田芳!”

    我一惊“她怎么了?”

    瞬间,马统一脸微笑荡然无存,那脸色严峻至极“那天晚间,我偷看她在园子里刨坑,她絮叨说‘师傅,这坑是您的!’”

    “什么!不可能!”我不信。

    马统却说“负责施工的工头告诉我,胡女士嘱咐过,田芳的园子不准动。而且,要给园子砌上围墙。表面来看,说明她与田芳关系不错,但我认为,并非如此!”

    “您是说——”我注视马统。

    “没错,她们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什么?”我迫切追问。

    “我认为,是——”马统还未说完,诊所外却传来玻璃破碎声。我们跑出去,发现他的桑塔纳一块车窗玻璃破碎。而且,车内还有半块砖头。我猜测,这只是对他小小的警告!

    最终,我们踏上征途。

    沿路,“年迈”的桑塔纳噪音狂暴,但马统仍乐此不疲地驾驶。或许他已经习惯,这喧嚣而混乱的生活。

    不久,我们接近后山,但我总感觉车后有亮光跟随。而一回头之际,却毫无异象。

    “您看啥呢?”马统边驾车问我。

    我说“后边好像有亮光。”

    “……刚才确实有亮光。但后视镜里显示,光线在很远处就消失了。”

    “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了。”我内心,还在忧虑。

    靠近后山,车停住。我们下车向施工地点走去。极目眺望,前方灯火通明,机器噪音响彻山野。

    “挂羊头卖狗肉。”我边走边说。

    马统停住脚步,侧身看我“这年头,只要能赚钱就默许犯错。镇政府把后山卖给胡女士,是双赢的买卖,我必须配合。不然,我没有好下场。”

    “不是吧?我感觉,您有天赋。”

    “天赋?什么天赋?”

    “做坏人的天赋。”

    “呵呵!”马统笑而不语。

    来到工地,我们进入临时搭建的工棚。我对面就坐一人,头戴狗皮帽子、裹着军大衣正在喝酒。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