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节引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酒。他身后的窗户,半掩着、摇晃着“呼呼”透风。

    “呦!马村长,坐!”他站起身。

    “你怎么一个人喝酒,那东呢?”马统问。

    “您说我哥?胡女士找他有事,走了。”

    我们坐下,马统为我引见。

    “那光,这是侯中医,我带他来是打听一些事。”马统说。

    那光看向我,突然脸色大变“……侯大夫,您要问啥?”

    我忽然感到,他口音特别“你不是本地人?”

    那光点头“没错,包括这些工人,都是我的老乡!”

    “听说这里,要建地下室?”我问。

    “……我哥说过,却有此事。不过——”那光向我身后瞅去,欲言又止。

    我回眸望去,发现一位西装笔挺,高个儿寸头的男子走进工棚。

    “哥,马村长找你!”那光说。

    我明白,这位一身西装者,就是那东。

    “别喝了!出去转转!”

    “……”那光脸色不悦,起身离开。

    那东与马统寒暄几句,注视我“您是……”

    “我是侯廷,侯氏中医诊所是我的。”

    “您有事?”

    我摇头“不,我只是好奇,听说这里要建地下室,是吗?”

    那东打量我,眼神犀利“这是捕风捉影,根本没有此事。”

    “哎!你昨天怎么说的?”马统恼火。

    “昨天?那只是信口开河。真实目的是种果树,挖坑是做地窖!”那东话语干脆。

    “看来您这一去,得到了好处。”我说。

    “唰!”那东脸色一沉,口吻冰冷“治病的不治病,管得宽!”

    这种气氛,无法交谈下去。无意间,我侧头看向窗外,发现不远处的土坡上,有人手拿望远镜向这边观望。转瞬间,窥视者磨头跑掉!我醒悟,看来刚才车后的亮光,并非过客!

    那东横眉冷眼,使我们不欢而散。刚走出工棚,马统就骂骂咧咧。

    “这个杂种!说话就是放屁!还对您横眉冷眼,不整治他我就不姓马!”

    我边走,安慰他“那东这一去,与胡女士达成共识。他强硬傲慢,是为掩盖虚伪的内心。他越是狡辩,越是承认说谎。从某种意义上说,您跟一个棋子生气,不值得。”

    “……胡女士收买他,只为让他改口。这件事,就那么重要?”

    我说“也许胡女士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地下室的背后,可能另有玄机!”

    “嗯,自从听说这一切,我也怀疑这一点。”马统一转话锋,又说“当得知胡女士,要为田芳的园子砌围墙后,我就意识到,二者的关系非比寻常。因此,对于田芳的园子,我充满好奇!”

    “哦!您真是这样认为?”我注视马统。

    “我觉得,百闻不如一见,咱们去看看?”

    “……”我犹豫。

    “田芳说给您留个坑,难道,您不想见识一下?”

    这句话正中我下怀,我点头“好吧。”

    坟地不远处,就是田芳家。她家以及周围百户,都已熄灯。因此,只有天空的冷月是唯一光线。几分钟后,我们站在墙边,马统从车里拿出铝合金伸缩梯子。借助梯子,我们蹑足潜踪进入园子。

    马统打开手电筒,照向围墙“几天前,她家园子周围还是篱笆,没想到这么快,变成了石墙!”他小声说。

    我双眼跟随手电筒的光亮“这里怎么到处是坑?”

    “您看这儿!”马统指向一个深坑。

    我看去“这么深!”

    “我那天夜里,隔着篱笆窥视,田芳刨坑的位置就在这儿!此坑,就是给您留的!”

    “哦!”我倒吸一口冷气,瞬间环视四周,我想起田芳的说词“……我要埋萝卜土豆,因为放在屋里会烂,这样最好!”

    但是,满园子都是深坑,已脱离实际范畴。因此,纠结的我越想越狐疑后怕。

    突然,墙外传来玻璃破碎声。我已经猜到,马统的车窗玻璃又碎了一块。很显然,这是跟踪者第二次警告,或许——是最后一次。

    “咣当”一声,田芳家屋门被猛地打开!冷月厉风下,一女子手持一把猎枪,向园子冲来!我知道她肯定是田芳,但——她是如何知晓我们在这里?再有,她的杀气为何如此浓重!

    此时,我们想躲藏,但已经来不及。于是,我们望向飞奔而来的田芳,尴尬地站着。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