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九章离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百三十九章离开

    随即身子落入一个微凉的怀中,“采萱,我回来了。”语气里带着满足的叹息。

    张采萱捡起来的刀“哐嘡”落地,她却没有再捡,伸手抱住他的腰,张了张嘴,似乎有许多话想说,却只说出一句,“你回来了!”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秦肃凛心里一片酸涩,将她抱得更紧,语气却轻了些,“采萱,我对不住你。”

    两人相拥良久,张采萱心情平复了些,眼眶周围一片凉意,不用说都知道是眼泪,她懒得伸手去擦,就着他胸口的衣衫擦了下,“回来就好!”

    胸口的脑袋毫不客气擦眼泪。秦肃凛哭笑不得,“一会儿该把我淹了。”

    张采萱带泪的眼瞪他一眼,“我给你备了衣衫,可以先去换。”

    其实她心情平复之后就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血腥味,秦肃凛没打算换衣呢,她不容拒绝的拉着他就往屋子里走,眼神示意他在椅子上坐下,然后就去一片的柜子里给他找衣。

    秦肃凛这么久不回,又哪里坐得住,听到炕上孩子传来的轻轻浅浅的呼吸声,他拿着烛火走到床边,含笑看着睡熟的孩子,想要伸手摸,又怕弄醒他,“叫什么名儿?”

    张采萱正在翻衣衫的手一顿,笑着回道,“我取了个小名儿,望归。上一次你临走那次回来我就已经取了,只是你走得太急我没来得及跟你说。”

    秦肃凛听到望归时,眼神更柔,里面的歉意也更多了些,“是我对不住你们母子,还有骄阳,他有没有听话?”

    张采萱拿了衣衫起身,递过去道,“骄阳很听话,我觉得他比这世上的所有孩子都听话。”

    秦肃凛忍不住笑,“都说孩子是自己的好。”取笑张采萱自夸的意思。

    张采萱不以为然,反正她就是骄阳听话了怎么地吧?秦肃凛抬手脱衣,她并没有回避的意思,一眼不错的看着。

    他有些无奈的放下手,“采萱,我知道我们夫妻许久不见,但你这样……我会害羞的。”

    张采萱冷哼一声,“你脱不脱吧?”

    秦肃凛无奈的笑了笑,抬手去解衣,“方才你在蒸米糕吗?能不能给我拿几块过来,我好久没吃过,想得紧。”

    张采萱点头,身子却不动,“一会儿我去帮你拿。”见他手不动,没有脱衣的意思,起身往他那边走,“是不是要我帮你?”

    抬手就去解,秦肃凛一把抓住她的手,“采萱,你也太大胆了。”

    她冷笑出声,“我们是夫妻,孩子都生俩了,该看得不该看的不都看过?我有什么大胆的?”说完,不由分说就去解他衣衫,方才她埋在他怀中时他似乎躲闪了一下,大概是碰到了伤了,还有,她可闻到了血腥味的。

    秦肃凛眼神柔软,任由她动作,嘴上却道,“望归还在呢,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张采萱并不为他这番话脸红,手上动作不停,解开外衫,没看到内衫上有血迹,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哪怕受伤,应该也不太重才对。

    他的胸口上果然缠了绷带,看样子是刚包扎过的,她当然不会为了看伤势而解开,一般伤口每次解绷带都会撕开伤口流血,她只想了一下就放弃了,血腥味似乎浓了些,颤抖着手抚上,“伤得重吗?”

    秦肃凛摇头,“我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

    张采萱隔着绷带看不出伤势,不过就算是伤重,此时应该要痊愈了,要不然他怎么回来的?想到受伤,问道,“你们一起回来了多少人?全部都回来了吗?”

    闻言,秦肃凛沉默下来,半晌道,“我和涂良还有麦生日夜兼程赶回来的,大军还在两百里外。”

    张采萱惊讶。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