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6章 《[王]罂》(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所以说我们三个人之中我需要做最危险的工作,我是唯一的女生啊,你们这样良心不会受到谴责吗?”苏文文不满的抗议道。

    源阳向摆了摆手,笑得一脸轻松,“我和广末小姐无冤无仇,实在没有资格担此重任。”

    “夏木桑,我的任务没比你轻松好吗?我需要想出一个理由让迹部能接受这个完全不符合他美学的胸针整整一周,我需要费多少脑细胞。”相较于源阳向的一脸轻松,忍足困扰的摇着头。

    忍足说的太有道理,苏文文一时无法反驳,“咳咳,所以现在最轻松的就是源桑了,那就拜托你设计一下这个‘圈套’,可以吧。”看着一脸轻松的源阳向,苏文文不想这么放过他。

    果然有了共同的“敌人”就会变成“战友”,“夏木桑说的很有道理,以阳向的头脑,设计出一个小圈套简直轻而易举。” 忍足假笑着吹捧道。

    苏文文立刻附和,“源桑连妖怪都可以了解的清清楚楚,这种小事肯定不在话下。”

    ——三天后——

    “所以,你是怎么办到的。”虽然苏文文相信忍足的实力,但短短两天就搞定了迹部还是让苏文文吃了一惊。

    “这也多亏了迹部现在的‘异样’,不然我十年也搞不定。”忍足叹了

    口气,回想起迹部看到这个胸针时对自己嫌弃的眼神。

    “然后呢?”,苏文文装出惊异的表情,苏文文知道忍足现在的停顿是在欲扬先抑。

    忍足推了推眼镜,自信一笑,“然后我就向他解释说这个胸针是我拜托阳向为了你和广末桑恋爱顺利而拜托源家做的。只要带上一周,恋爱就会顺利修成正果。”

    “迹部也信了?”这么简单的理由就搞定了那个迹部,苏文文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好意思,源家在日本也算有影响力的阴阳师世家。”一旁的源阳向语气中带着微微不满。

    “不,不,这和源家没有关系”,苏文文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对迹部桑的智商……”

    “以前的迹部也许不信,但现在沉溺于爱情之中的迹部当然会为了广末桑做任何事,更何况只是佩戴一个小小的胸针。不过那个胸针真的很有效果,昨天下午迹部竟然打来电话小小的抱怨广末桑的骄纵,这让我大吃一惊,以前在迹部眼里,广末桑可是完美的”,忍足笑了笑,“那么,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

    “恩”,源阳向点了点头,“我想到一个方法,现在我们讨论一下。”

    —————

    其实想激怒一个人,说简单简单但说难也难。但只要找到这个人心中最恐惧的东西再加以刺激,说不定就有四两拔千斤的效果。

    “现在迹部桑的态度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希望侑士以后可以再继续观察。广末桑现在最恐惧的就是失去迹部家的财力了,但因为迹部桑一贯的纵容,广末桑没有什么危机感行为也越来越过分。所以我们只需再等几天,等到迹部桑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这个时候广末桑一定会焦躁起来,这时候找一个人只向广末桑放出造成这一切的人是夏木桑,新仇旧怨加在一起,广末桑一定会找夏木桑麻烦的。当广末桑有所行动,我们就抓住这个机会搞定这一切。”

    “虽然听起来还不错,但好像需要除了我们之外的人。”苏文文问道:“这件事情让其他人参与合适吗?”

    “这个不用担心,我找来了我的朋友,他帮忙装一下‘神棍’的角色。在一个人最慌乱的时候总会想抓住一棵救命稻草,但这颗救命稻草如果是故意准备好的,那么这个人只能被牵着走了。而且这也要感谢夏木桑的配合,这么适合的诱饵不是那么容易能找到的。”

    源阳向果然好黑……“呵呵,这句话我就当做夸奖收下了。”

    —————

    和预计的一样,矢雾离殇不加控制的行为让“正常”的迹部感到不满,而且对以往做过的事情也懊悔起来。生性敏感的矢雾离殇察觉到了这一点,在一次因为的事大吵之后,矢雾离殇害怕起来,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迹部家给予的,如果失去了迹部的爱,她的未来不仅仅是一无所有。如果以前的事情如果被曝光出来,未来这个词便和她一生无缘。当然她也不敢用这些事情威胁迹部,迹部家的实力她也知道,如果说以前的迹部可以为她放弃一切,但现在的迹部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虽然还和往常一样说着些甜言蜜语,但态度冷淡了许多,如果她以“丑闻”相要挟,迹部为了家族荣誉绝对不会放过她。

    所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位小姐,你看起来很忧愁的样子,需要我的帮忙吗?”心情不好的矢雾离殇在街边闲逛的时候却没想到被一个流浪者缠住了。

    “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就报警了。”矢雾离殇用力的想挣开被握住的右手,但却失败了,对方的力量大得惊人。

    “我只是看美丽的小姐很苦恼,所以想帮助你而已,不过看来小姐你很不信任我。”

    “你……帮助我?”听到流浪汉的话,矢雾离殇一愣,但立刻恢复过来,上下打量这个衣着破烂的人。黑瘦的手臂,帽檐下看不清的脸,还有嘶哑的声音只是让矢雾离殇的恐惧加深。但心中却对流浪汉的话在意起来,难道他真的能帮助我……不可能不可能!这种骗子应该看到每个人都会这么说。“我才不信!你快放开我。”

    “小姐的烦恼和恋情有关吧,但也不仅仅是恋情那么简单。”流浪汉幽幽的说道,“本来好心想帮助你,但既然小姐不需要,那我就先走了。”流浪汉放开矢雾离殇的手,缓缓的走开了。

    “你等一下!”矢雾离殇犹豫了一下追了上去,顿了一下,“我想听听,但事先说明,我就是好奇而已,才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

    “哈哈”,一声干枯的笑声,“那我就说说我看到的。小姐的男友最近和往常有些不同。”

    “恩,没错……那你怎么知道的,你也没有见过他!”

    “是从你身上看到的,你和你的男友应该住在一起吧,所以他身上发生的变化也会影响到你。”

    “所以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