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庄生晓梦谁是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断断续续的哭声渗进眼前的黑暗,君玉努力撑开眼皮,就看见一只蜘蛛攀着游丝从灰扑扑的承梁上吊下来,晃晃悠悠荡着秋千。

    她脑袋里马上转出来这样一句话:我这一觉,真的睡到天荒地老了不成?一睁眼,竟和蜘蛛兄做起了邻居了?

    她张了张嘴,想和蛛兄打个招呼。舌头却不听使唤,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君玉吓了一跳,动了动胳膊,偏头一看,又小又短,跟一截小嫩藕似的。踢踢腿,嘶,真疼!我踢的真的是腿吗?

    坏了!君玉在心底哀嚎一声:“莫不是本‘太监专业户’挖坑太多,老天爷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怒之下,给本姑娘换了个壳子,打包扔出地球穿越了?”

    她看着蛛网遍结堪比盘丝洞的茅屋顶,身下僵冷生硬能跟稻草相媲美的旧棉絮,无比悲伤的得出了一个结论:本太监,呸!本姑娘,果然是后娘养的!

    重重冲击之下,她终于张开嘴,哇的一声,哭了出啦。

    秋日的阳光透过漏风的窗子,淡淡照在墙角的小床上。

    一个两岁大的小女孩背倚着土墙,手里是一本摊开的书,口里念念有词,手指还在半空中不断地比划。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鬼画符一样比划完一句,嘴里念一句。然后,用另外一种诡异的腔调再念一遍。

    家里没有纸笔,这唯一的一本书就是仅有的珍藏。君玉只好这般照着这本书识字。

    古有欧阳母画荻教子,今有君氏划空为书,君玉想到这些,苦中作乐地笑了笑,不知道她这一勤奋好学的表现有没有可能被载入史册。

    这个世界的文字与前世的篆字有些类似,但这对于君玉目不识丁的状况来说,没有丝毫改善。文字的发音与普通话也有很大差异,就像是走了样的广东话。

    于是乎,作为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经历过高考血与火淬炼的“猛禽”版学习机,君玉只能无比悲哀的重新捧起书,再一次踏上了识字扫盲学说话的道路。

    所幸,她的这幅新皮囊虽说质量不咋样,但脑子却是出奇的好使。过目不忘,过耳不遗,这些她在前世只能当成传说来听听的天赋,这具身体都有了。

    近午的阳光带着淡淡的暖意,温柔地覆在床上的小人儿身上。八月的微风熏然如酒,到处浮漾着桂花的馨香。

    云淡风轻近午天,异客他乡愁不眠。

    君玉忽然想起来这样一句话,好些记忆如开了闸门的水,汹涌涌上心头来。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两个月了。

    在命运接二连三的嘲弄之下,君玉终于理清了原主留下的烂摊子---究竟有多烂。

    这身体的原主也叫君玉,从出生到换了芯子,刚好满一周岁。

    君玉穿来的时候,这具身体的母亲刚刚过世,除了她,家中只有一个十岁大的小哥哥。

    母亲的后事是在邻居的帮助之下料理的。

    看着小哥哥一个人忙里忙外还不忘照看她的身影,她很没有原则的心软了,打消了那个绝食穿回去找老天爷算账的念头。

    至少,这里还有一个人心心念着她。而在另一个世界,她只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前世,一场新型流感横扫了大半个中国,住在闹市区的君玉一家集体中招,只有君玉一个人,从病毒的包围圈里闯了出来。

    被隔离治疗的时候,她是孤独的。可痊愈了以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