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九十三章 宝石麻袋装(第五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第五更,依旧是防倒版,半个小时后替换。

    有的县好多年民众生活缓过来,就是因为县里的官员做的好事。那叫拍脑门决定,拍胸脯保证,拍~屁~股升任。

    卢吏员也这样干了,他若是昨天如此做,而且像徐宝一样,别的东西正常给价钱,冻的菜给本钱,他就是个好吏员。

    问题是昨天冻了菜的人今天没冻,他硬管人家要,就是下指标了,计~划~生~育~打~胎~率都能下指标、火~葬~厂~烧~人的数量都能下指标,而且还都能买卖指标,莫说一个市场的冻菜了。

    卢吏员觉得自己一心为民,是那中舍小家、为大家、讲奉献的存在,东市的人却想要咬死他。

    卖蔬菜的觉得昨天受一次灾就那样吧,结果今天还要受一次,凭啥让我把好好菜本钱给你,我能卖出去的。

    卖~肉的和卖盐、卖油、卖米的更是不干,我卖的东西也没冻,我本钱给你?我按照哪个本给你?

    我米一进一千石,我进货大,自然价钱低,我用这个本钱给你?

    于是东市就乱了,大家都要干啊,东市那里有本事的人不少,别看是摆摊的,然后开封府的人在报信的人跑来时已经过去了。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滴。

    王肱听完连忙记录,昨天还他不觉得如何,今日一对比,这才懂得徐宝多‘伟大’,他徐宝补得不是损失的钱,而是民心。

    若换成自己这个开封府的官员在昨天做到那等事情,即为朝廷的恩德,即是官家亲问民生。

    可惜他徐宝到如今还是没官当。而且再看徐宝在村里做的事情,教化民生、为民寻工。

    写下来,必须写下来。

    徐宝听完,叫张勇带着过来的人到小吃区去吃东西,还给端了一碗辣椒水。送到肉串或涮着吃的东西的地方。

    “宝郎,你是不是很难过?”张广听完那人说的话,心有感触,问徐宝。

    徐宝一愣:“我难过什么?”

    “东市的卖东西的人啊。没有摊上你,现在受屈了。”张广按照自己的理解说。

    徐宝伸手去摸对方的额头,发现没发烧,这才放心,说道:“我一点不难过。又不是什么涉及到生死的大事,一点钱而已,我倒是很高兴。”

    “高兴啥?”张广觉得也对啊,就是一点钱罢了,自己昨天还有一千个铜钱拿呢。

    问完,他反应过来,兴奋地说道:“宝郎,是不是东市没学好,我们就比他们强?”

    “想什么呢?我根本不在乎强不强,这个月开始我们免税了。昨天周吏员没来,今天估计也不会来,到一旬的时候,我们把一百取二的钱交给他,再给上其他的钱,他就高兴了。

    东市出了事,我们再一免税,剩下六七百摊位的地方就有人来了,这才是让人高兴的事情。”

    徐宝此刻感激起卢吏员,多好的官啊。把人往我这里推。

    好人哪!

    加上原来挑担子卖的,西市摊位区的摊位估计能成为抢手货。

    这时‘速记’后的王肱出来,正好听到二人对话的后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