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章 射雕之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裴英擅长写情,所以她看《射雕英雄传》,喜欢的是射雕里面的干净的爱情!欣赏的也是射雕里面的纯粹的爱情!

    华国作协协会的会长,郭诚,也同样为《射雕英雄传》写了一篇长评,更是放在了作协官方网站上面!

    而和裴英以情评论不同,郭诚却是以“义”评论!

    “收到唐风小友的新作《射雕英雄传》,还没来得急品读,便被小孙女抢走,以至于这篇评论到今天方才出炉!”

    “《射雕英雄传》在我看来,通篇的精髓都在于一个‘义’字,在射雕中包含的义是很多元化的,它的义,有民族大义,有兄弟情义,有同道之义。

    所谓民族大义,通篇至底,中华民族追求自我独立,抵抗外族实为主题,在南宋末年的历史背景下,一众武林人士力挽狂澜,均纷纷投入保家卫国的战斗中!就连老顽童这样的不通世事的武痴也会说出:“这里全是鞑子的羊骚味,我不要在这里”这样的话。

    可见这种对大汉民族发自内心的拥护之情,一定程度上已早成为集体无意识的表现之一。而这种集体无意识放置于杨康身上,却是一个悲剧,其实对于杨康这样的角色,我始终都是抱有尊重与理解的态度的。

    如果说射雕之中哪个角色更像正常人,我一直觉得是杨康。有聪明,就是正常人的小聪明,有自私,也是正常人对虚荣不可避免的自私之情,他在所谓的民族大义之中的纠结,就像一个平凡人你突然告诉他黑白颠倒时的茫然,而最终选择了仅听从自己的内心,我想如果杨康是一个一听到养育自己二十年的父亲不是亲自父亲就掉头为敌的话,别说读者,就连穆念慈怕也不会喜欢上他。

    而所谓的兄弟情义,更是抽象。其实只怕兄弟是个什么东东,也没有一个操作化定义,也许只能理解为比朋友好一些的友谊,但事实上,这种情义下人的很多选择都是凌驾于友谊之上的。

    射雕起源于杨铁心与郭啸天的兄弟情,延展于始于胎腹的郭靖与杨康的兄弟纠缠,正正是那句话,做兄弟,有今生,还有下世。这种情义其实在当前的快节奏与孤立的社会却是想都不敢想的,当前,我们重家庭,重婚姻,重爱情,因为这些都是我的,我的父母是不会变的,我的另一半是不会变的,我的子女是不会变的,但兄弟呢,有几人是不会变的,人来人往,匆匆忙忙,我们终是想不到他们的了。

    英雄这个词也同样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如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他是英雄吗?这是至今依然存在着巨大争议的人物,在《射雕》中郭靖问成吉思汗:“人死以后,会占多大的地方。”

    成吉思汗用马鞭在地上划了一个圈,说大约就这么大。郭靖继续问:“那大汗要这么大的土地,这么多的财宝是为了什么呢。”成吉思汗至死仍在沉吟,什么是英雄。其实生活也是这样,究竟我们可以带走多少,我们最终又可以享用多少,不执著,不刻意,不放纵,每每纠结的时候,我总会去问自己,为什么这样,值得吗,意义是什么。不要让太多虚浮的东西,影响自己核心的判断,做自己,简单的自己。

    我相信唐风小友把郭靖塑造得这么完美,是有通过他传递一些正能量的心思在里面。而故事最终停留在郭靖与成吉思汗的“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