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九一章 最后告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晚饭之后,谢晖说了一句“我出去一下”,就三两步跑出了门。

    陆明佑知道他要去哪儿,本来也没有打算拦,相比他这种知情不报的逃避,陆明佑其实更愿意期待等他回来的审问,那比较适合成人的解决方式,所以即便能追上,陆明佑也没有追着跟去。

    毕竟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

    陆明佑心满意足的看了看无名指上的戒指,又何必跟一个爱而不得的情敌计较呢。

    谢晖其实没想好该怎么跟周起见面,只是之前找了个机会跟潘礼修说想见见周起,毕竟事情已经算是尘埃落地了,有些事也得去解决。

    周起虽然是主动投诚的,但考虑到之前事情的复杂内情和幕后黑手,也怀疑过周起是假意投诚的可能性,所以潘礼修跟温煦还是安排了个隐秘的地址,派了人24小时看守他,如今事情已经明朗化,周起也转到了局里,以涉嫌泄露商业机密的罪名被看押。

    谢晖看着对面坐着的周起,想了好半天才开口:“那个跟你联系,害了叶涵,培养林尹接近萧飏的人,是黎友纶。”

    听到这个名字,周起也是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说:“好。”

    “好什么好?”谢晖很生气,“你就没想过你自己?你以后该怎么办?”

    周起环顾了下四周,高墙四立,除了头顶的一盏灯之外,没有丝毫光线能照亮,就如同自己的心,除了面前的这个人,何曾有过其他念想。

    “做了事当然要负责。”周起不是个爱笑的人,然而此刻他却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抬起自己双手,晃了晃手上的手铐,微微笑着说,“你不用担心。”

    “我……”谢晖一时语塞,想说几句谴责的话,又想起这个人是为了自己才做的这些事,心里更是堵得慌,“你明知道就算成功了,我也不可能……”

    “谢晖。”周起打断了谢晖的话,“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些事。”

    谢晖明白,周起其实是个心比天高的人,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绝对不止于走到这一步,他也想过要为周起跟萧飏求个人情,然而想到医院里躺着的叶涵和林尹,谢晖开不了这个口。正如同周起说的一样,自己做的事情,就得自己负责。

    “其实你不用愧疚,”周起看着谢晖说,“不过是我心有不甘,看着你幸福,我很嫉妒他。我知道你不可能因为这样就选择我,所以我无法待在你身边每天看着你跟他的恩爱甜蜜,这就是我当初选择离开的原因,黎友纶需要一个棋子,而我需要一个支撑自己坚持下去的目标,我答应了黎友纶的提议,各取所需而已。你知道的,我从来不是大度的人,再给我一次能破坏你们感情的机会,我也一样不会放过。”

    谢晖的心情很复杂,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周起的这番话,听得他心里很不舒服,然而他也觉得周起这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为的就是不想看自己愧疚,这么一想,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周起看着谢晖沉思的样子,也沉默着没有开口,趁着谢晖走神的时间里,贪恋的看着他的脸,将眉目都看进心上烙成印,毕竟这辈子能这么近这么安静的单独跟谢晖相处,恐怕也就只有这么一刻的机会了,从此后他的生活不再跟我有关。

    执着了这么多年却不可能得到的人,周起也分不清究竟对谢晖更多的是爱还是已经成魔的执着,只知道这个人还是一如初见时的美好,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让他心动。

    一如以往,亦如此刻。

    以后你一定要更加幸福,那样我才能痛到刻骨铭心,永不忘你。

    谢晖从警局侧门离开的时候,还是有些魂不守舍。

    沉默的最后,周起闭上了眼睛,不再看自己,也拒绝跟自己交谈,直到探视的时间结束,周起直接起身离开了,没有再看自己一眼。

    谢晖莫名其妙的笃定,那是周起为自己选择好的离别方式。

    谢晖忍不住想起林尹的事情,究竟是周起按照叶涵复制了一个林尹,还是林尹复制了一个自己,如果没有周起做的这些事,那么叶涵会是什么样?林尹又是什么样?

    然而这件事情没有逻辑和合理性可言,究竟谁是因谁是果连林尹自己都弄不清楚,所以谢晖也说不好周起究竟是做对了还是错了。

    如今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一切都将回归原位,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想就能有圆满结果的。

    谢晖摇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点,晕眩后抬眸,在看见陆明佑的一瞬间还觉得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绵绵细雨中,陆明佑撑着伞在一步步靠近。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