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冲喜弃妃_分节阅读_6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r/>   帘子一掀,立在外面的却是蒙面的蓝天……

    无端地,揪紧的心,松弛下来,向他求助,“蓝天……快……救我……不……是救我的孩子……”

    蓝天不曾迟疑片刻,挥鞭驾着马车飞奔在夜幕中。

    云初见不禁失笑,没错,自己和那一群侍卫都太笨了!还去叫什么稳婆,那稳婆还要走到这里来,不是浪费时间吗?直接驾着马车去找,可是快多了……

    看只是,蓝天知道哪里有稳婆吗?还有,她的情况不同一般,寻常稳婆能处理吗?

    不!她一定要说清楚,无论如何要让孩子生下来!

    “蓝天!蓝天……”强忍着疼痛,她虚弱地掀起帘子呼喊。

    渗他迅速勒紧缰绳,马儿一声长鸣停下。他以为她有异状,进车扶住她,一双手臂坚定有力。

    她如同攀援着救命的浮木,顾不上男女之别,柔荑覆在他手上,“蓝天……记住……孩子……若我和孩子只能保其一……一定……一定要让孩子活着……”

    她早已泪眼朦胧,看不见黑纱下他的眸子蕴着怎样的痛,只觉握着她肩膀的手指忽而加重了力道……

    腹痛如坠,她咬紧嘴唇,只轻轻哼了哼,等着他的回应,“蓝天,答应我……一定要答应我……”

    凝视着她的痛苦,他终于点了头,沉重、缓慢……

    她松了口气,却迎来另一股强烈的阵痛,下体一股热流涌出……

    “啊——蓝天……来不及了……许是羊水……破了……”她能感觉到那泉涌的湿意,而痛苦也如潮水一般,将她淹没……

    他掀起帘子看了看外面的夜色,终下决心,拍了拍她的肩,指指自己。

    起初云初见不懂他的意思,后来见他伸手来解自己的腰带,才明白,他是要自己给她接生……

    羞愧加窘迫,使得她夹紧了双腿直摇头,“不不!不行……”

    他顾不得这许多,伸臂至她身下,将她抱起,跃出马车,一脚踢在马腹,马儿吃痛,向前狂奔,而他则抱着她钻进一个胡同,随意便踢响一户人家的门。

    待得有人来开门,他便直接窜入,也无任何交代。

    “谁啊?”里面有人问道,似乎是个女人的声音,云初见恍恍惚惚觉得有些耳熟……

    “夫……夫人……他擅自就这么闯进来的……”开门人战战兢兢回答。

    何止是闯进大院,蓝天抱着她直接闯进了内室,把她放在床上。

    开门人不休不饶地进来呵斥他,“你是什么人?我告官府抓你去!”

    他回身,一把雪亮的剑就架在了看门人脖子上,此人才不敢再多言。

    云初见不知他为何带她来此,难道这里有稳婆?却听熟悉的女人声音近了,“怎么了?下去吧!这位爷,没见过世面的下人,还请担待!她……是要生了吧?我来!”

    云初见眯着眼去看这声音耳熟的女子,然而,却只看见一个农妇打扮的女人,还和蓝天一样用面纱遮面。

    随着一阵阵剧痛袭来,她也无力去想这么多,想着这女人这副打扮,又会接生,或许就是稳婆吧……

    只叮嘱蓝天,“蓝天……记住……记住我的话……”

    蓝天却从怀里摸出一颗药丸,塞入她嘴里,那药丸入口即化,她还没想清楚是吞还是吐,便化作水,下肚。

    “蓝天……你给我吃什么?”她在疼痛中喘息,汗水已经湿透了她的罗衣。

    而蓝天却握住了她的手,这个动作让她感到安心,仿佛很久以前,也有人这么握着她的手……

    忍不住便想哭出声来……

    “这位爷,你还是出去吧!”稳婆在催促他。

    云初见的心理那一刻是矛盾的,生死一线,她竟异常眷念和蓝天两手相握的瞬间,许是,她以为自己将奔赴黄泉,身边只有这么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是吗?他值得信任吗?她凌乱的心思在痛苦中愈加理不清,可是,她却真的盼望蓝天能留在自己身边,只是,道德和伦理都不容许,她的羞耻心也不容许……

    她的心里,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对于即将离世的她来说,唯一放不下的便是这个孩子,她走了,她担心南陵止不会信守他的承诺好好照顾他,不知为何,近来感觉南陵止亦不那么值得信任了,轻和如风的他,温柔的表面下有多深的城府?她探不透。

    比如上次凤清轩事件明明是他所干,却只字未提,再比如今天,他曾说过要让她时时不离他左右,可明明知道有人要她的命,明明知道她即将分娩,还让她单独回宫,可见,于男人来说,权利永远是第一的,女人是附属品,而政敌的孩子……

    不,她不敢想象!是以,之前还痛彻心扉地要让南陵璿永远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孩子的想法改变了!

    她果断地对稳婆道,“你出去!我有话和他说!”

    稳婆倒是在看他的脸色,他点了点头,稳婆便道,“也好,我先去准备热水……”

    然而此时,云初见渐渐感到眼神模糊,似乎要沉睡过去一般,连痛苦都不那么明显了,她惊恐无比,这便是死的征兆吗?不,她一定要撑住,她要在死之前把话说完。

    第十六章 意难忘,怎奈冬风残9

    “蓝天……我可能不行了……有件事我要托付你……我信任你……我也不知为何这么信任你……”她眼皮沉重,觉得说话也变得吃力,声音渐渐变小,“蓝天……我想告诉你……这个孩子不是太子的……是……是他……的……”

    提到“他”,她的心里还是狠狠地抽痛了一下,这痛带给即将昏迷的她微弱的气力,亦让她得以把话继续说完,“是……南陵璿的……你要答应我……如果我死了……就把孩子……送回福王府……一定要亲手交给他……他那样一个冷血的人……却是爱孩子的……我知道……虽然我和他有天大的仇恨……可孩子是无辜的……若他不信……你问他……还记得杭州中秋的灯火吗……还记得……离开杭州时他亲手端给我的无子汤吗……我没喝……没喝……都吐在了西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