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2章 番外六心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知是何时辰,也不知身处何地,但面前站着容玄,叶天阳只是一味地摇头,不知反抗。

    “不希望我回来好好待你,难道你就想我死吗!”

    容貌依旧年轻的容帝一脚踩在他的衣襟,自上而下冷冷看着他,眼里不带一丝温色,冷漠得毫无半分情感。

    “还敢管起我的闲事来了,我在乎谁,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管。劝你别考验我的耐性,我随时都可能把你一脚踹了。真以为自己有个几斤几两,能把不满发泄到我头上?”

    容帝模样的人一脸暴戾抓起叶天阳的长发,从地上拎了起来。

    “你以为我会在上界待很久吗,我随时都能去别的位面,趁我对你还有点兴趣,及时行乐。”

    揪起衣襟,无法呼吸。唇被狠狠堵住,撕咬开,鲜血直流。

    “别等到我腻烦了,而你,你已经老了。”

    叶天阳惊恐地攀附着对方有力的手臂:“别,别走。”

    容帝面无表情地看了他最后一眼,就朝着谢宇策走去,像很多年前熟稔地搂过对方的肩,两人相互示意,渐行渐远。

    “别走!”叶天阳惊呼一声,猛地从地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胸口起伏不稳。

    不知何时,嘴唇已经被咬破了,满嘴的血腥味。

    周围昏暗,地上聚灵神阵发着光,洞府内浓郁的灵气已经被消耗一空了,三面墙里全都摆放着记录灵境,放置时间过长已经黯淡无光了,仅凭此地阵法聚集的灵气吊着最后的微光。

    而他手里还捏着一块,已经碎了,叶天阳眼里一阵肉痛,回到熟悉的环境,赶紧静下心来调息养神,噩梦的感觉驱散了,内息平稳,却发现闭关这么久,修为竟毫无进展。

    “唉。”叶天阳叹了口气。

    噩梦缠身的感觉真不好受,他突破至圣皇已经很久了,难道真的成仙无望了吗,怎么可以千年来毫无头绪。

    再修炼下去,此地的灵气连记录灵晶都支撑不住,更不说别的……

    自从在原谢宇策的宅邸大吵了一架之后,叶天阳回了寝宫静坐了两日,到第三日,叶天阳再也坐不住了,他头也不回地进了密地,一闭关就是半年。

    半年来风平浪静。

    “殿下的修为……”

    “老样子,不必外传。”叶天阳出关时脸色不大好,说是修炼,更像大病初愈。修为也没有任何变化。

    “除了这些,半年来可有别的人来过。”叶天阳来回扫了两遍卷宗,把它递还到长老手里。

    “别的人是指……”

    “算了。”

    长老躬身:“陛下,太后命人来请过多次,今日也来过,才离开不久。”

    叶天阳微微点头,前往另一座浮空岛,也就是太后的居处。这里位于后宫最高处,一路上很安静,原本那些莺歌燕耳都没了,之前留下的女子也都不见人影。

    也好,总之将姬族嫡系发扬光大也轮不到他,他有两族真血,身为姬族嫡系,血脉并不纯。

    叶天阳正疑惑着人去哪了,他刚靠近浮空岛内殿群,便闻到一阵香味,越接近目的地,香味越浓郁。

    宫殿内,香味反而淡了许多。

    “太后手艺精湛,做出的糕点色香味俱全。难得太后有心,只可惜殿下没来……”侍女奉承道。

    “娘。”叶天阳走进门。

    “拜见神帝陛下。”

    “不必多礼。”叶天阳说。

    “天阳来得正好,快过来尝尝。”银如月眉开眼笑,招了招手,“你们退下。”

    “闲着也是闲着。冥界送来了许多礼品,异界的奇异山珍,别有风味。为娘便学了两手,你看怎么样。”

    银如月的血脉之力恢复,美貌不减当年,只是修为不过圣师,还有上升的空间,否则她的寿元估计不比姬帝长。

    “也只有你父皇尝过我做的菜,后来他辟谷了。”银如月惋惜道。

    叶天阳毫不期待地吃了一块,差点没被噎死,又喝了口汤,想把味同嚼蜡的糕点咽下去,可他实在高估了这汤的味道,废了好大的劲才没吐出来。

    “先别急着吃,人还没到齐呢。”

    叶天阳如释重负地放下筷子,问道:“还有谁?”

    “你师父。”

    叶天阳把玉杯放稳,杯中琼浆直接洒了出来。

    叶天阳沉眸:“他不会来。”

    “来了。”银如月看向门口,笑着说,“忙到现在了,快过来坐。”

    这下真是香味扑鼻,跟他刚来时闻到的是一个味道,侍女端来一盆汤,灵气浓郁,神曦点点,闻一口都精神气饱满,精神舒畅。既好看又很香,和一桌子难以下咽的精致食物对比鲜明。

    叶天阳背脊一僵不敢侧身,就听到自己旁边的椅子被拉开,有人坐下,熟悉的气息,熟悉的魂力波动,就算不用眼睛看,也知道这是谁。他从精致的玉碟里拿了块糕点,一口咽了下去。

    容玄让人把龙骨汤放在他面前:“你喝这个。”

    银如月无比热情,亲自把自己做的各色糕点堆到容玄和叶天阳面前。

    叶天阳赶紧说:“不用。”

    容玄夹了块放进嘴里,细嚼慢咽,依旧面不改色:“有劳。”

    叶天阳瞪大了眼睛,直接拿了个碟子递到银如月面前,笑着说:“娘怎么不自己尝尝?”

    “恢复阶段,不碰灵药仙珍。”

    银如月给儿子盛龙骨汤,说这个熬制至少要半月,真仙出手才只要三天。叶天阳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就看着容玄一块接一块,不紧不慢把面前的糕点吃完,然后把银如月煮的雪鱼莲子汤喝完。

    容玄心想,还真是亲母子。

    “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道承不在也罢。”姬道承,前任姬帝,叶天阳叔父。

    银如月很高兴地对容玄说:“你若是喜欢,就多吃点。”

    “我吃。”叶天阳拦下,直接往嘴里放,才发现都是一个味,没有不同,真不是一般的难吃啊。他端起面前的龙骨汤喝下,香味扑鼻,舌头都要被融化了吞进去,吃这种来满足口腹之欲才叫享受。

    叶天阳喝完汤,忍不住侧过头,四目相对。

    容玄正看着他,眉眼含笑:“好喝吗?”

    “师父做的菜,向来色香味一绝。”

    “多好的一孩子!硬是被传得十恶不赦,跟天阳一样,打小吃苦到大的孩子,哪有传言说的那样心狠……一直只从天阳嘴里听到你有多好,而今看来还真不假,能把我儿托付给你,是我儿之幸。”银如月对容玄赞不绝口,还不忘撮合两人。

    “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些年,天阳一直对你念念不忘。听到你的名字都会难过,后来干脆不敢听了,就把自己关在密地里,整天整夜看记录灵……”

    “娘!”叶天阳脸都僵了:“别说了,师父不爱听这些。”

    “继续,我想听。”容玄说。

    叶天阳唰地一下站了起来:“娘,师父,我还有事,就先退下了。改日再来向娘请安。”

    叶天阳几乎是夺门而出,他刚踏出去,脑子里就传出一道神念。

    “后宫里的女人,为娘全都遣散了。”

    叶天阳愣在原地。

    就算看不见容貌,听这温柔的语调,也能想象出银如月的神情很温柔:“儿子都这么大了,早就能自己做主,为娘不该干涉你的选择。你就做你想做的事,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你高兴,为娘就高兴了。娘相信你的眼光。”

    “怎么突然这么说,我……”他不习惯。

    “娘都知道。”银如月叹了口气。

    “知道什么?”

    “你闭关这么多天,是不想见为娘。”

    哪有!师父没提他俩吵架的事么,叶天阳道:“我……”

    “行了,别说了,我算是明白了。”银如月说:“真不该阻止你,你师父还真是这世上……难怪你看不上别人。”

    一百个媳妇儿也不如一个容帝。

    “是啊,”叶天阳自言自语,知道师父在殿内,竟舍不得迈开步子离去,“我只看得上他一个。”

    殿内,容玄看着满桌子佳肴,听着银如月的诉说,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温暖的弧度。

    “你回来之前,我只是听说我儿子有喜欢的人,只是不在了。可我想象不出天阳会喜欢什么人,他对任何人都很真诚而且客客气气,没人说他不好,但又没有什么特别。对我也一样,我只觉疏远,并不亲近。”

    怨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